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矩阵元发布JUICE开放服务平台,要做“算法驱动”的下一代基础设施

来源:亿欧

作者:王小苹

发布时间:2018-01-17

在JUICE开放服务平台,开发者可以实现系统知识学习、环境搭建、合约开发、应用开发的完整模式。

亿欧报道,1月16日,分布式账本技术厂商“矩阵元JUZIX”在深圳举办JUICE开放平台上线发布会,正式发布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开发智能合约及应用的区块链一站式平台“JUICE开放服务平台”。

blob.png

这是区块链和分布式技术企业首次针对智能合约开发应用推出的完备的开放平台。之前的开放平台存在底层系统部署复杂、开发需要具备一定的技术门槛、缺乏有针对性的区块链开发工具、使用场景单一等痛点,而在JUICE开放服务平台,开发者可以实现系统知识学习、环境搭建、合约开发、应用开发的完整模式。

具体来看,JUICE开放服务平台服务于“开发者”,如程序员、码农和工程师等“新一代工人阶级”。为其提供区块链知识学习交流、案例场景体验、智能合约开发、应用开发、区块链环境搭建等服务。目前其服务的核心定位是“工具”,未来还将延伸出“数据”和“交易”,形成“培训+咨询+技术服务+解决方案+平台运营+联合获客”的服务体系。

blob.png

区块链5年内加速爆发,做下一代基础设施的超级清算方

矩阵元创始人CEO孙立林介绍,历时两年的底层技术研发,JUICE开放平台是立足下一代基础设施的构想,研发的下一代计算架构的模式之一和初步实现——分布式可信数据交换与协同计算。

孙立林认为,“当前的手机、电脑、iPad等各种形式的硬件终端,其本质上是‘计算、存储、通信’的工具,所依赖的是上一代计算能力的提升。而最近几年,云计算已经进入真正企业级的应用。”

基于此,“场景业务化、业务数据化、数据资产化、数据交换货币化”成为趋势,而将其串联起来的核心是“数据的流动”,包括数据的采集和生产、存储和计算、分发和交换、分析和处理4个环节,分别对应IoT和IIoT、云计算、区块链、AI和大数据4个技术。

不过,当前遇到的问题是“个体隐私与中心监管、交易隐私与登记确权(隐形的共识)、数据隐私与数据归集”之间存在矛盾。孙立林尤其强调,银行卡清算、同业、票据、证券等业务在技术实施层面的实质都是——报文传送,但当前很多报文传送是分离的、孤立的,如金融业是分业监管,这种被割裂的互联网无法实现任意传送。

“开放平台上的客户应该是共享的,市场普遍认为区块链技术是去中心化,而强中心节点下,形成务中心化条件下的共识,适当、合理地让渡一部分记账权给整个生态体系,从而能够实现报文传送的‘任意门’和整个系统充沛的流动性,使其成为一个真正的生态。”

孙立林将其概括为“超越本体”——跨越用户账户之间的门槛,形成多源异构条件下的“超级清算方”,在此之上的token(代币)体系的价值不仅在于发行代币、存证溯源,而是一种记忆,它记忆地址、余额和流水。它来度量数据的流动性,从而实现对所有不同来源的数据进行任意传送,成为下一代商业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

发布会上,矩阵元投资方、万向控股副董事长肖风也指出,区块链可以重建一套公司管理机制和激励机制;这个机制的驱动力正是算法——

“在一系列算法基础上,区块链会重建一个新的商业文明体系。例如,在实验室环境下,其典型应用比特币已经安全运行了9年,每一秒都有交易,没有出过问题。”

孙立林进一步解释说,所有交易,尤其金融交易使用的都是“代理人”机制。例如,在电子货币时代,买卖双方采用银行卡进行支付交易,其实质是买卖双方的信任机制转移成为了银行代理人机制,由银行和整个金融体系做中央权威的代理和信任背书。但在彻底的数字货币时代,算法即是信任、认证即是支付,这正在重构交易的“代理人”机制。

肖风引用人民银行金融研究局局长谢平教授三年前对互联网金融的设想——“未来央行就可以设计一套超级账本体系,人们在此上开户,进行点对点交易。这个想法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没有可能实现,但今天的区块链极大地推动这个设想实现。比特币自成一个自我闭环的经济体,不需要中介。”

区块链所代表的下一代计算架构,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的网络操作系统。孙立林总结说,这个完备的、自洽的下一代基础设施不仅代表生产关系的演进,也代表生产力的迭代进化,包含“软硬件协同进化、数据互操作、世界的计算网络”,从而为数据的流动提供全方位的治理服务,让数据交换与协同更加简单、安全、高效。

在亿欧此前的采访中,孙立林指出区块链技术现阶段的发展仍处于非常早期,更像是十几年前的移动支付、或更早的互联网协议之争,从中心化模式向分布式模式迁移的效率优势还不明显,这个过程中,做基础设施可能需要10-15年时间。而近期的研发和行业演进的形势来看,孙立林认为,分布式技术爆发的节点正在加速,可能要调整为5年了。

不过,这一过程中仍需要解决理论突破、工程挑战、治理重构、应用迁移等一系列问题。孙立林强调,矩阵元将在今年一季度马上打响一场内部命名为“百团大战”的战役,将基于真实生产环境上面向100级物理节点来运行底层平台,针对共识机制和复杂的智能合约应用来做迭代优化。如果矩阵元今年上半年能够实现,则会持续发起“世界大战”,在全球部署节点来验证整个底层技术以及运维能力。

这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专业技术人才匮乏的问题。本次发布会上,孙立林提出了合作伙伴计划“ME(Matrix Element矩阵元的缩写)”  ,该计划除包含现有及潜在的企业级合作伙伴,还划时代的将开发者纳入进来,包括逐一进行线上培训、开发者调研、开发者体验内容征集、编程马拉松、基于JUICE开放平台的开发者大赛等活动。

矩阵元成立于2014年,目前员工规模140人,创始人CEO孙立林出身中国银联,运营总监和开放平台负责人谭茂曾任职腾讯。2016年8月,矩阵元获得万向控股与分布式资本联合投资的1.5亿元A轮融资。

输入您的电子邮件订阅我们的简讯.

免费订阅
  • 推荐阅读